反思红黄蓝:教育机构上市时敲的那口钟,一不留神就是“丧钟”
时间:2017年12月01日  作者:知蜜孙欣  来源:虎嗅网

虎嗅注:11月28日晚10时许,针对感恩节那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朝阳警方在微博上宣布了调查结果,称经专家会诊、第三方司法鉴定中心对家长提出申请的相关涉事女童人身安全,均未见异常。

特别巧的是,朝阳警方称,涉事班级监控视频存储硬盘发现已有损坏,系多次强制断电所致,“经鉴定部门工作,目前已恢复约113小时视频,未发现有人对儿童实施侵害。”


警方还表示,网上传播 的涉事幼儿园“群体猥琐幼童”等内容系31岁的北京女子刘某和29岁的河北女子李某某编造传播。关于网上那个孩子被幼儿园老师喂药片的视频,警察也表示调查清楚了——系家长使用家人服用的药片以语言诱导的方式询问孩子,录制后丢到家长群。

针对涉事女童家长赵某某接受采访时发表的“爷爷医生、叔叔医生脱光衣服检查女儿身体”的言论是编造的。

我是看出来了,孩子身上的针孔是一个人所为,喂药片、脱裤子都是家长捏造,红黄蓝幼儿园方特别清白无辜,红黄蓝是好幼儿园。

当警方把监控录像拿走的时候,很多人就应该猜到结果了吧。既然已经调查完结果了,除了对朝阳警方的英明神武表达敬仰之情外,我们能做的就是,看下面这篇在警方发布结果前半个小时刚写好就被北京外面凛冽的西北风瞬间冻住了的文章,或许还是能得到一些反思。

文/知蜜创始人 孙欣
 
最近红黄蓝的史燕来,应该是中国最难熬的人之一。从一个公司刚刚上市的教育家,民营幼儿园的标杆,瞬间跌落到几亿人指责的境地,股票腰斩,资产、商誉都严重缩水。
 
这件事又一次说明,人终究要敬畏规律。尤其是“依赖人的服务”的行业,冲的太快,本身就是一场赌局。
 
史燕来的境遇也让我想到8年前因三聚氰胺事件入狱的河北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
 
她们何其相似,都是因为孩子们被伤害,因为资本裹挟的扩张,因为管理的失控,两个很有“母性”的女企业家,都跌落了。而这两人,我也都见过,聊过,感受过。

对史燕来的三个印象

几年前,我在《中国企业家》工作时,见过史燕来,她给我的印象:
 
第一,她是个正经做教育的人。因为在幼教行业,太多生意人、教育水平低的人,租个地方就办幼儿园挣钱,素质不高者比比皆是。
 
而史燕来是北大法学学士,北师大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研究生。气质优雅,谈吐有素养和逻辑。我印象最深的两句话,就是她说“公立园靠政策,民营园拼特色”以及“做幼儿园运营很重,责任也很重。”虽然她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怎样打造红黄蓝的“核心竞争力”,但她也非常清楚,幼儿园最重要就是要保证孩子的健康安全。
 
记得她带我参观红黄蓝的旗舰园,看着园里的游戏区、动物区,教室里安然午睡的孩子,她很自豪。因为红黄蓝是做亲自早教课出身,所以她捧来一摞红黄蓝开发的绘本,说要给幼儿园的孩子们作为辅助教材。
 
第二个印象是史燕来也非常明白民营幼儿园的短板和规律。她说,民营幼儿园的师资稳定性弱。公办幼儿园有编制,老师们更珍惜。而民营幼儿园老师管理更难,流动率更高。所以红黄蓝一直在费心琢磨激励方式,期待留住好老师、好园长。
 
第三个印象是,史燕来理性、职业化,内在有一种愿意做大的力量。红黄蓝也选择了加盟连锁模式快速扩张,这条被资本青睐的道路。

人需要敬畏规律
 
终究,她的这些对幼教行业规律的认知,抵不过强大的商业运作力量。这几年,红黄蓝幼儿园的扩张越来越快,融资了几轮后,终于做大规模和业绩,在今年上市了。
 
其实,幼儿园这种靠人服务的产业,本不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也正因为这几年资本越来越青睐现金流行业,又赶上二胎开放,所以幼教市场被彻底炒热了。
 
为了上市,红黄蓝两年扩展了上百家幼儿园,2014年加盟幼儿园66家,2015年达到111家,2016年扩展到162家。两三年里招募了数千名幼师。此外还有288家加盟幼儿园正在筹备和建立中。
 
但上市了,也出事了!从商业、资本逻辑看都不错的红黄蓝,却因为幼师虐童,这一最低级、最让人无法容忍的举动,被击中了。让红黄蓝难堪的,不是它不够有竞争优势,而是那块最短的短板没补好——也是中国幼儿教育最短的那块板,幼师管理培训以及园长人才瓶颈!
 
说到底,幼儿园还是人服务人的产业。规模扩张、上市的速度可以加快,但老师的培训却很难短期内提升。包括优秀的园长,也需要时间培训积累。红黄蓝会把优秀的老园长调到新幼儿园去带队伍,培养新园长,但这培养速度明显慢于幼儿园数量的激增。
 
也因此,这次让人惊讶的,是红黄蓝直营园出了问题,可见不仅是加盟连锁的管控难,即便是直营园,也难以规避幼教行业最短板的师资问题。
 
我认识一些特色幼儿园的创办人,经常因为受限于老师的培养时间而放慢扩张节奏。但在上市为阶段目标的压力下,量重于质,是红黄蓝不得不承担的战略风险。
 
对史燕来说,她或许也时常担心可能爆发的隐患,或许高估了总部管控的能力,或许一直想平衡教育要的质,和资本要的量,但终究百密一疏。
 
该反思的不止红黄蓝!

再强的人终究要敬畏规律。尤其是在“依赖人的服务”的行业,冲得太快,本身就是一场赌局。
 
2008年的三鹿,也是惊人的相似。我认识的董事长田文华老太太,是个耐心、责任心都很强的人,在三鹿和整个河北企业界很受爱戴。但是,在资本的裹挟下,在层层管理的失控下,老太太最终为失控买单。她的情怀,也在世人眼中一下子变的虚假。
 
没有公司永远不会犯错,只要知道错在哪里!红黄蓝比三鹿幸运,还有补救的机会,还可以度过危机。史燕来一个女企业家做到今天是非常不容易的,尤其在社会意义非常大的教育行业,我们很希望红黄蓝能够亡羊补牢,尽快修补短板。
 
其实做教育,终究是该拥有一份安稳的力量,而不是浮躁、激进。教育是民族的根本。该反思的,不仅仅是红黄蓝,还是整个资本界、整个教育界。
 
为什么培养孩子最重要的“学龄前教育”,却最不规范?为什么幼师的培养和待遇,处于教育人才的最低端?这其实是整个教育机制畸形的产物。如果没有整个系统的调整,相信阳光下,永远都有阴暗的针头和药片,指向孩子。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本文来源于虎嗅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23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