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生态化反”被遗弃了?乐视硬件业务提价后的出路在哪
时间:2017年06月30日  作者:孙永杰  来源:虎嗅网

自乐视引入融创中国的投资以来,其之前大力吹捧的生态化反模式收敛了许多,甚至在昨日的股东大会上都没有提及。

取而代之的是业务的收缩和聚焦,而这之中,乐视电视业务所属的乐视电视理应是为数不多,甚至可能是惟一可以让金融机构或投资人观望的业务,但由于乐视迫于投资人的压力而在今年从追求销量到追求利润模式的转变而出现了新的矛盾。

就像此次股东大会上乐视网CEO梁军介绍的,今年上半年开始乐视电视负增长。什么叫负增长?不就是同比下滑吗?

以乐视最为重视或者说最能体现乐视电视市场实力的乐视4·14电商节为例,此次4.14活动期间整个交易总额是21.7亿元,相对于2016年的4.14破23亿的收入而言稍有下滑。

其次,超级电视的销售总量是38.6万台,超级手机44.7万台的销售与去年414电商节的销量均有下滑。乐视方面对4.14活动也有一些新的宣传点,比如客单价的提升,电视的平均单价提升了26%,手机的平均单价提升了32%。

但是,既然单价上升,为何营收反而下滑了?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种所谓单价的上升,未能抵销因此而带来的销量的损失。

非常理解乐视提升电视单价的初衷(为了兑现今年乐视电视盈利的目标),但不幸的是,这种单价的提升,非但没有促进营收的增长,反而导致了销量的下滑。

而从今年乐视在6·18电商大促期间将矛头指向“两大第三方电商平台扰乱价格体系、超出厂商承受能力的促销行为”的指责来看,与之前那个屡屡曝出业内成本价,甚至以业内最低价销售为荣的乐视相比已经是大相径庭。

所以这不得不让我们猜测,由于此前乐视欠款(例如供应商)直到今天仍未完全解决,其在相关供应链厂商中的信任度和议价能力受到了影响。

也就是说乐视电视所谓的涨价是被逼无奈的,并非主动提价,而是源于议价能力下降带来的成本上升。但也正是这种无奈,让乐视电视涨价而在与友商的竞争中失去性价比的同时,也难言能够盈利。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乐视手机业务上。正如贾跃亭在此次股东大会上所说,由于小屏(乐视手机)出货量非常低,乐视的小屏运营没有做起来。

也许是贾跃亭的论调过于悲观,梁军补充称,未来乐视会重点通过乐视手机的销量来带动乐视网的价值。但从乐视4·14电商节和今年初乐视手机的表现看,梁军可能打的只是乐视自己的如意算盘。

除了前述的乐视4·14电商节中,乐视手机营收和销量的双双下滑外,其实早在今年年初,乐视手机就已经显现出销量、营收与单价的矛盾。

据赛诺数据统计显示,在今年1月,乐视手机的线上出货量仅21万部,在前10的排名中仅位列第8,同比下滑42.4%,为10大厂商中跌幅最大;按营收计,在前10排名中垫底,同比下滑46.1%,为10大厂商中跌幅最大。

而从整体(线上和线下)出货量和营收看,乐视手机出货量未能进入前10,营收在前10中排名垫底,同比下滑10.5%。

而到了今年第一季度,来自GFK统计的互联网手机销量和营收排行榜中,乐视手机也仅排在第6位,出货量为157万部左右,照此粗略计算,这距离其修改后的今年出货量900万部的目标差了将近1/3。

如果说之前,乐视手机的策略或者说模式是以低于手机硬件的成本价来促进自身手机销量的增长,化反成乐视的会员,那么从目前看,这种模式已经失效,即在营收大幅下滑和亏损的情况下,手机销量不增反降。

加之今年以来手机业务相关高层的调整及裁员等诸多不利因素,梁军所言的未来乐视会重点通过乐视手机的销量来带动乐视网的价值充满了待解的矛盾。

此次乐视股东大会,乐视相关高层对于尚属重点的部分业务的介绍看,调整后的乐视陷入了发展新的矛盾中,而乐视未来能否化解这些矛盾,将关系着乐视生态化反残余部分的生存,当然还要加个前提,就是资金短缺的短板短期内要解决,以减轻矛盾的压力和恶化。